中國培訓網歡迎光臨!
您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 > 行業動態

生于資本,死于成本,共享經濟市場火熱之后能走多遠?

發布時間:2017-04-29 15:12:34
  

  468125379.jpg 

  共享經濟又稱分享經濟,是信息革命的產物,就是擁有閑置資源的機構或個人有償讓渡資源使用權給他人,讓渡者獲取回報,分享者利用分享他人的閑置資源創造價值。其兩個核心理念是“使用而不占有”和“不使用即浪費”。其主要包含生活服務(外賣、快遞等)、生產能力(生產平臺或器械分享)、交通出行(網約車、順風車等)、知識技能(知識付費、網絡直播等)、房屋住宿(短租民宿)、醫療分享(線上問診平臺)、資金分享(P2P、眾籌等)等幾大類,主要存在于生活服務領域。

  早晨7點,住在上海閔行區的Linda(化名)準時醒來,洗漱、化妝、吃完早餐后,她打開衣櫥,拿出昨天剛收到的、來自于時裝共享平臺衣二三的Maje連衣裙穿上。她照著鏡子心里非常滿意,暗自決定將在衣二三辦的499元月卡轉為3588元的年卡。看看時間,7點50了,Linda打開手機叫了一輛嘀嗒拼車,下樓到小區門口剛好坐上,8:30到達位于某共享辦公空間的公司開始一天的工作。上午12點,她下樓取了在回家吃飯訂的湘菜外賣,吃得很滿意,吃完后收到了由達達物流送的在閑魚買的kindle。下午3點多Linda接到相識的獵頭打來的電話,對方在獵頭眾包平臺HiJobs上認領的職位非常適合她。5點,她提前下班換了在衣二三按次租的Valentino禮服裙坐上提前預約好的前往杭州的順風車——晚上和朋友有一個聚會,是在杭州的一處Airbnb里。聚會到一半朋友叫了美團跑腿到10km以外的一處知名燒烤店買燒烤。晚上11點聚會結束,來不及回上海Linda住在從小豬短租上預訂的民宿里,睡前按往常習慣閱讀了得到的付費專欄文章、圍觀了知乎大V的Live,順便在美麗元上預約了周末的美甲,臨睡前非常高興的想起來自己放在某P2P理財平臺的錢明日將到期……

  這是一幅當下這個時代的個人共享經濟生活圖景,事實上,只要你想,你的每一天都可以住別人房、坐別人車、穿別人衣、吃私廚飯、使用別人的空余時間、花別人錢,你也可以“共享”你的任何閑置資源……

  政策加持、年交易額超3萬億,共享經濟市場有多大?

  1995年,在線二手交易平臺eBay成立,共享經濟的最初原型出現。2009年,卡蘭尼克成立Uber,2012~2013年Uber大爆發,開啟了全球共享經濟的春天。在中國,2012年滴滴憑借80萬元創業資金在北京啟動,隨后掀起了一波共享經濟的創業熱潮。2015年滴滴訂單總量達到14.3億,這一數字相當于美國2015年所有出租車訂單量(約8億)的近兩倍,也就是說平均每位中國人都使用了一次滴滴。

  2016年,共享經濟大爆發,據據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發布的《中國分享經濟發展報告2017》,2016年中國分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約為34520億元,比上年增長103%。其中,資金分享(包括P2P網貸和網絡眾籌市場)交易額達2萬億元,占60%,比上年增長1倍。而其他生活服務領域交易額占比40%,也幾乎翻倍。包括資金、知識技能、醫療、交通等領域市場交易額都得到了100%以上的增長。

  共享經濟的火熱發展與國家政策密集出臺的紅利緊密相關。過去的2016年,從政府工作報告到行業發展報告,有多項政策文件鼓勵其的發展。2017年共享經濟再次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政府工作報告提到,“支持和引導分享經濟發展,提高社會資源利用效率,便利人民群眾生活”。

  BAT布局、1710億資本參與,造出數十家獨角獸

  共享經濟的快速增長,也與資本的熱捧相輔相成。與互聯網行業投融資相對趨冷的大環境不同,共享經濟企業的融資規模繼續保持大幅擴張。

  在全球范圍內,據CrowdCompanies統計,2008-2015年,全球分享經濟企業融資交易次數達到800余次,融資總規模近270多億美元,年融資規模翻40倍。資金投入領域以出行和空間領域(租房/辦公空間等)為主,也是獨角獸企業誕生較多領域。

  在國內,據《中國分享經濟發展報告2017》,2016年共享經濟融資規模約1710億元,同比增長130%。其中,交通出行、生活服務、知識技能領域分享經濟的融資規模分別為700、325、200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24%、110%、173%。擁有分享基因的各類眾創平臺大量涌現,經過政府部門認定的“眾創空間”超過4000個。

  衡量共享經濟火不火的另一標準,是BAT的參與。

  據《騰訊:中國分享經濟風潮全景解讀報告》,BAT早就不僅僅只關注出行共享,在分享經濟的各個領域都有投資布局。行業發展的自身趨勢、政策和資本的關注、BAT的布局,也讓共享經濟領域出現了眾多的獨角獸。根據CBInsights公布數據,截止2017年2月17日,全球獨角獸企業共有186家,其中中國公司達到42家(占總數的22.6%),具有典型分享經濟屬性的公司有15家,占中國獨角獸企業總數的35.7%。

  在所有共享經濟創業公司中,最具典型意義的是滴滴。

  關于滴滴,在金融圈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數年前,當滴滴還只有一個概念的時候,其最早期的投資人王剛給了程維70萬元,到去年8月,投資回報已遠超35億元,高達數萬倍的收益堪稱投資界的經典。讓王剛投資回報一路上漲的,是滴滴越來越龐大的業務和巨大的資本進入。根據公開資料不完全統計,從2012年成立至今的4年多里,滴滴及其合并的快的、Uber中國共獲得近20次融資,涉及金額約150億美元,涉及近40位機構投資者,滴滴也是唯一一家同時被BAT投資的公司。

  從滴滴、快的爭鋒背后的騰訊與阿里的角力,到雙方罷手言和一致對外,再到滴滴Uber中國合并、BAT一家親的局面,表面上看是滴滴的攻城略地,實際上也是BAT的巨大勝利。尤其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在滴滴日益壯大的移動出行場景下,獲得了顯著的應用推廣。

  生于資本,死于成本?

  行業發展、政策支持、BAT和資本“寵幸”……看起來共享經濟形勢一片大好,實則仍面臨著很多問題。

  網約車一向被認為是共享經濟最典型、最矚目的代表。從招手攔車的“賣方市場”到價格低廉的手機叫車,為了催熟市場,資本為此投入近200億美元,最終促成了兩次行業老大并購老二的大戲。然而在壟斷市場后,傳言“每天燒錢1億”的滴滴急需給資本方一個交代,由此針對乘客和司機的補貼都減少,車費大幅上升、司機收入卻減少。2016年底發布的網約車新政限制外地司機、外地車牌和車型更是讓以滴滴為首的網約車企業遭遇大劫。滴滴宣稱的目標是2018年上市,但其商業模式至今尚未得到驗證、盈利是其最大的難題,估計陷入其中無法退出的數十家資本方如今也不好受。

  在房屋共享領域,被稱為硅谷第二值錢的創業公司Airbnb在中國落地即遇冷,完全照搬Airbnb輕資產模式的愛日租,早已由先行者轉變為“先烈”死在了沙灘上。途家等重資產運營,更是已經偏離了整合閑散資源的本質,演變成為一種線上“租賃經濟”的存在。資本的唯一目的是退出后拿到投資回報。在造就了一大批獨角獸企業和明星企業后,資本的最終目的是企業盈利、上市從而讓其退出。但這仍然是各大平臺難以突破的瓶頸。

  不說滴滴和Uber,日前,“專車第一股”神州優車發布新三板掛牌后首份年報,其2016年歸屬于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5.8億元,歸屬于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26.1億元;另一巨頭易到更是頻頻傳出拖欠工資、資金鏈斷裂的消息。

  途家曾經由攜程控股,2015年第三季度,攜程財報透露,因其在途家網不再擁有控股地位,故而在報表上將途家從主營業務中剝離,使得攜程當期凈利潤暴增,較上年同期增長10倍。這被專業人士解讀為,當時“途家的虧損規模已經達到能夠侵蝕掉攜程的大部分利潤”。

  如果不增加造血能力,清醒的資本將離共享經濟越來越遠。這些吸收了大量資本投入的共享經濟企業只是在自己的圈子里玩著一輪一輪融資并購的游戲。說到底,真正的市場存量和資本投入之間的差距越大,就越難以找到有效的商業模式,離上市退出也就越遠。

  來源:投資界


更多>>相關資訊

  • 無相關信息

網站備案號:粵ICP備14053066號 版權所有:中國培訓網

Copyright 2015 Enterprise Management Training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查询